留学专业

涉外学院破灭少女留学梦 学生专业被随意更改

京华时报讯到法国深造,在里昂的模特学校开始自己“国际人”的生涯———一年前,18岁的女孩银培范为了这个梦想来到北京涉外经济学院;在昌平区石牌坊村度过大半年求学生涯后,她发现,法兰西之梦已与自己越来越远。

4月下旬,教育部发出了一份措辞严厉的规范中外合作办学秩序的通知,银培范对照发现,自己的遭遇并非特例。

4月21日,银培范在网上看到教育部的一份关于规范中外合作办学秩序的通知,看完后她大吃一惊:这份措辞严厉的文件中所列举的多种不规范现象,她都碰到了。这份通知批评说,有些学校引进的外方核心专业课程和外教比率比较低……一些学校的学生无法如期到国外留学,取得国外的学历。

发生在银培范身上的是,她所就读的涉外学院下属的“中法时尚学院”(以下简称中法学院),最终的留学目的地成了韩国;而所学的模特专业所必须的“走台课”,甚至都没有登在课程表上。

银培范来自河南。2006年高中毕业,当年她的高考成绩不理想。她的姑姑意外在郑州火车站一带看到了北京涉外经济学院的广告,让她萌生了新的希望。

这份招生广告显示,涉外学院的“国际合作项目”中,开设了“国际高级时尚模特、航空模特、礼仪模特”的专业,在两年学业后,学生可以获得由“法国国际时尚学院”颁发的毕业证。“他们承诺说,可以帮我到法国去继续读书。”

在涉外学院的网站上,直到现在对这一专业前景的描述仍然是———“成绩优异、有培养前途者,由举办学院和后援单位出资,学生免交学费前往法国、日本等国留学深造。”

2006年8月下旬,在涉外学院当地招生人员的陪同下,银培范来到位于北京昌平石牌坊村的涉外学院。在交纳了15740元的费用后,银培范成为了涉外学院的一名学生。

2006年9月上旬的一个周一,银培范上了到校的第一课。这是一节英语公共课,多个系的学生共处一室。

由于上届的学生已经离校,这个名头看起来甚大的“学院”其实总共也只有她们3个女孩。几天后,学校发下了学生证,证件上的系别上标明的是“中韩”。这一专业,据说是与韩国青州大学合作的影视表演专业。由于一门心思想毕业后去法国,银培范和另一个同学赵雪当即表示不能接受。

昨天上午,北京涉外学院院办公室主任冯希亮告诉记者,他也不清楚中法学院是何时取消的。他说,自己得到消息还是银培范和同学来院里反映情况后才知道。对此,他解释说,这就是民办学校和“国办”学校的不同。“国家(的学校)是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民办是校长说了算。”

而对中法学院的消失,涉外学院教务处吴姓主任说,2006年10月左右,因为法方的原因,中法学院无法继续办下去,3名学生只好分流在其他院系。

不过,中法学院2005级学生刘茜告诉记者,在2006年5月份左右,她们就被告知因为法方的原因,学院无法继续办下去,她们也不可能去法国了。刘茜说,学校当时给了一个变通的办法———把两年制改为一年制。她们也随即提前毕业,得到的毕业证也并非学院原本许诺的由“法国国际时尚学院”颁发,而是涉外学院自己的毕业证。刘茜随后回到大连,现在从事化妆品销售工作。对于自己在北京一年的求学生涯,刘茜说:“就当玩了一年呗。”

刘茜的遭遇证实了为什么银培范入校后见不到“师兄师妹”———中法学院是在2004年举办,学制为两年期,正常情况下,2005年入校的学生应该在今年才毕业,但她们提前了一年。

“他们说的退费的办法把我们都搞迷糊了。”银培范说,每次跟教务处、系里讨说法,都会被那些老师们说得迷迷糊糊。

昨天上午9点,银培范和同学赵雪又到教务处,再次提出退费要求。一名姓冯的处长一脸平静地说,这事与他无关。与此同时,屋内一名女老师说,要退费必须走程序,要先让班主任签字、再找系主任签字、再找院里签字,然后送到教务处退费。

两个女孩在教务处门外恰好碰到其班主任,这名刘女士已是班里的第五任班主任。对于让她签字的请求,刘老师吃惊地说,这不应该由她来签,自己只是个老师,必须学院同意才可以。在两名女孩的坚持下,刘老师找到对门的系主任,两人闭门商量了五六分钟后,她出来仍然坚持学生应先拿来家长准许退学的文件,并且学院先签字,自己才能签字。

两名学生将刘老师找到教务处对质,教务处吴处长又让她们去找院办公室。而在院办公室,冯希亮主任坚持应该由班主任先签字。对于班主任的拒签,冯希亮很确定地说,班主任不应该这样做,可以找系主任投诉。在得知系主任知道此事后,冯希亮反问说:“他们不会这样吧?”

银培范认为,被欺骗最严重的事情,是涉外学院擅自更改了自己的专业。在得到学生证后,她多次找到学院询问自己现在算是什么专业。得到的说法有“中外影视专业”,也有“外语系”。

昨天上午,涉外学院教务处吴处长明确表示,她们所属院系应属外语系。对于擅自调整学生的系别,他说,这纯属行政事务,没必要征求学生的意见。

对于这一做法,涉外学院办公室主任冯希亮则说,如果转系应该有转系文件,并由学生签字认可。他承认学院的档案中,没有银培范等3名学生的转系签字。冯希亮承认这是一漏洞,但对于学院就此应该承担什么责任,他并不做明确表示。

银培范说,昨天的遭遇几乎是她多次与学院交涉的翻版。昨天下午,她到北京市教委对此事进行了投诉。北京市教委信访办和民办教育相关负责人表示,将会对此事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