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体验简单纯粹的留学生活

阿塞拜疆素有“小迪拜”之称,东濒里海、坐拥石油城让阿塞拜疆富得流“油”。阿塞拜疆地处欧亚接合部,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国家。对于不少同学而言,阿塞拜疆依旧是比较陌生的。2021年,糟兆阳踏上了这片神秘的国土,开启了他为期5年的本科学习之旅。

糟兆阳与阿塞拜疆的缘分始于一次偶然,2020年,他考上甘肃民族师范学院网络工程专业。得知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在该专业有一次前往阿塞拜疆留学的机会后,抱着“出去看看世界”的心态,糟兆阳提交了资料,以优异的成绩成为阿塞拜疆巴库国立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专业唯一的中国学生。巴库国立大学创立于1919年9月1日,是阿塞拜疆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综合性高校。

据了解,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每年计划选派各类国家公派出国留学人员20000-30000名。糟兆阳所在的甘肃民族师范学院分配到了两个前往阿塞拜疆学习的名额。并且国家公派留学包含学习期间所有学习、生活费用,本科学习结束后可以继续申请留在该校完成研究生、博士的学习。

糟兆阳特别提到,疫情期间中国驻阿塞拜疆大使馆对留学生们关照有加:“很感谢阿使馆的工作人员给我们派发的抗疫健康包,让我们在疫情最严峻的时期也能全身心投入学习生活中。”

阿塞拜疆采用了苏联的教育体制,涵盖学前教育、中等教育、中等专业教育、高等教育等。高等教育选用“基础公选课+选修课”的方式,学生可在专业课之余按照兴趣自由选择选修课。期末考试采取了“论文+答辩”的方式,本科学习期间没有挂科,并且论文符合要求即可毕业。

但与国内学习氛围不同的是,糟兆阳认为在阿塞拜疆留学并没有像国内竞争这么激烈。“我们的课通常只在上午或者下午,课余时间我一般会和朋友们打篮球或者去附近逛逛,总体的学习氛围还是挺轻松的。”糟兆阳补充道,虽然课堂氛围轻松,但这并不意味着期末考试简单。对于非俄语专业的留学生而言,攻破语言大关是糟兆阳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之一。

此外,糟兆阳还提到阿塞拜疆课堂并不是“PPT+教材”的授课模式,阿塞拜疆的学术氛围比较自由,学生们一般是没有教材的,这让初来乍到的糟兆阳感到困惑:“通常一个半小时的课程老师只会讲二十多分钟,有时甚至没有PPT,剩下的时间就让同学们自由讨论。”他表示在没有教材和课件的情况下,他通常会将老师授课的内容录下来,回到宿舍之后再边查看边学习。

糟兆阳表示,当地人工作、生活的节奏都很慢,不过,首都巴库的生活水平很现代化,医疗效率也很高。

糟兆阳特别提到当地的医疗体制十分不错:“除非需要做手术,大部分问诊都不需要支付费用。例如平时感冒、发烧或者骨折等小问题,只需要带上你的居住卡前往医院即可就诊。虽然医院的前台有很多人,但他们都能应对自如。”糟兆阳还补充道,当地的药物基本都是从土耳其、德国等国进口。

提到阿塞拜疆的美食,糟兆阳说当地主要以面包和肉类为主,蔬菜为辅,整体偏向咸、甜口味,因此爱吃辣的糟兆阳刚到阿塞拜疆时还不太习惯。当地人还会在喝茶时配白砂糖,喝酸奶时撒上盐,“这和我们之前在国内的饮食习惯出入较大,刚来的时候还有点震惊,后面慢慢就习惯了”。

除此之外,阿塞拜疆的气候十分复杂多变。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该国拥有9种不同的气候类型。糟兆阳所在的首都巴库紧邻里海,四季温差较大,并且常年刮风。

“阿塞拜疆以清真食品为主,饮食以佳美、洁净为原则,人们主要食用牛、羊、家禽等肉类以及里海的鱼类。”糟兆阳介绍。

阿塞拜疆在岁末年初之际有“诺鲁孜节”,以此表达对新年的美好祝愿与期待。诺鲁孜节到来时,人们会举办许多文化活动加以庆祝。阿塞拜疆人民十分崇拜水与火,前者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后者为人们带来光明与希望。因此在诺鲁孜节中最为重要的活动分别围绕着“火”与“水”展开。不仅如此,节日期间不少人还穿上特有的民族服饰唱歌跳舞。糟兆阳所在的巴库国立大学也专门举行了欢庆仪式,邀请同学们一起喝茶、吃点心等。

能歌善舞的阿塞拜疆人民十分热情。糟兆阳回忆起某天他在海边散步:“有一帮小伙子拿着吉他在海边唱歌,我走过时突然叫住了我,刚开始我还是很警惕的,走过去后才知道他们原来是叫我和他们一起唱歌跳舞。”

阿塞拜疆教育体制分为学前教育、普通中小学教育、职业技术教育、中等专业教育和高等教育。截至目前,全国全日制普通学校共4433所,学生160万;职业技术学校58所,学生5.6万;中等专科学校103所,学生5.73万;国立高等院校40所,私立高等院校12所,学生共计18.77万。阿塞拜疆的教育支出占国家预算的18%,与西方发达国家相近。阿塞拜疆国内的著名高校有巴库国立大学、国立石油大学和国立外交大学等。

以巴库国立大学为例,其热门专业有教育学、数学与统计学、经济学与计量经济学、传播与媒体研究、语言、文学与语言学、化学、农业与林业、历史、哲学与神学等,校内还设有孔子学院教授汉语。

阿塞拜疆语是阿塞拜疆共和国学校的主要教育语言。也有许多学校提供整整9年的普通教育,3年的高等教育和俄语学士学位。本科课程则倾向于用英语授课,特别是在新成立或受欢迎的大学,如ADA大学、巴库高等石油学院、巴库工程大学(前Qafqaz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