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留学

在澳洲留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刚到澳洲时候大家首先会发现课程看起来蛮少的,每周就四门课程,大班课lecture和小班课tutorial,但这一切都是幻觉,课前如果你不花上两个小时提前准备的话,是很难完全听懂老师在讲什么的。。

课程之前老师都会给大家相关的材料阅读,想跟的上进度,就要额外花很多时间在这上面:澳洲的课程更像自己努力主动学习,而不是等着课程安排来推着你走。

你得自己去主动看老师给的 reading list,当然里面有哪些是重点哪些可以略过也需要学会辨别,可以节省许多时间。

能够坚持这样的习惯很难能可贵,因为可能你刚提交了一篇 essay,下一篇 report的截止日期又要到了,再想想小组任务分配给自己的部分进度还没达到,而自己目前还在为上课努力阅读材料。

想起那些在 deadline之前熬过的夜,特别是最开始要提交的第一份作业,一定要认真对待,因为如果你不认真的话,很多论述的格式问题/查资料的深入程度/总结改写引述等等技巧都没办法掌握,第一次的懒惰可能就宣布了你留学生涯大概率都会按照这个模式进行。

澳洲学习让人特别喜欢的部分就是它的小组讨论课程,还有 presentation演讲。这部分有意思,但是也又爱又恨吧,因为大部分国内的考生口语能力一般,对着文稿念,或者小组讨论时候没怎么发言等等,都会影响整个学期的成绩。

这些都是老问题来的,而且也都是一开始选择逃避的话后面整个留学生涯都容易是这样的状态。但是只要稍微努力,比别人多花上一个小时做课前筹备,想想到时候怎么演讲-如何应对可能的提问点-眼神交流部分怎么保持-话题核心能不能引起他人共鸣等等。

留学的提升就在这些地方,从一个已知的圈子跳开,投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圈子,把这些比别人掌握得差的地方一个个补充到位,就是成长的过程~并不是国内那样的考上了某个院校,期末之前一周把重点学完就可以了~

在澳洲的学习考试,批判性思维很重要,没有什么所谓的标准答案。需要我们每个人去研究对应的案例,阅读大量的材料,把观点总结到位,还要引述正确,书写正确等等。特别是在口语/写作部分,会因为语言的不同会花掉大量的时间准备。

整个课业都是主动自我学习,没有辅导员,大课的同学可能只和你上这一门课就不再见面,小组任务你也不知道他们是大神大腿或者打算摸鱼的~。这些各种各样的挑战,如果你是自我督促型的类型,那么这段留学生活会非常有趣~

首先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这里很多的野生动物都是很凶悍的。或者应该说澳洲是本身很隔绝的一块,很多动物在这里生活得很好,没有天敌,所以种类繁多。。一些外来入侵的品种更慎。

特别是海滩以及野营的时候要小心各类鲨鱼吖/蛇吖/蜘蛛吖等等,袋鼠尽量远离,攻击性也很高。。想看动物周末跑去动物园看看就好~

生活方面主要问题就是要囤粮。一到节假日可能大家就都休息了,甚至超市也关门,要是遇上一些比较长的假期,没有囤粮就得饿肚子。。所以大家经常看到的固定某天去超市囤货就是日常的生活。

还有就是做饭问题,外卖方面和国内不一样,澳洲能天天叫外卖的是土豪消费水平,大多数留学生最后还是会学学做饭,一来便宜,二来合自己口味。也算培养了新的生活小技能吧~

生活设施方面:我在堪培拉住久了会觉得这里乏闷,除了看看山看看湖的原始风景,现代化的娱乐设施确实也和国内不一样。如果你更喜欢大自然风光,悉尼更适合周末跑一跑~而且还可以看看帆船赛吖~音乐节,悉尼派对等等一些富有文化特色的活动~也算是留学中珍贵的体验吧~

首先说一下学习方面的吧。在国外,大部分的作业都需要小组讨论,结合小组的智慧完成一个Project,在这个过程中,你的与人沟通能力会突飞猛进的提升。试想一下,你和一个文化背景,生活习惯不尽相同,然后你用着自己完全不熟悉的语言,连比划带猜的都能和一群人说明白,你的沟通能力是在往多么强的一个方向进步?另外,国外课堂上最长出现的就是Presentation,大部分的中国学生开始都会很怕这个。

再说生活。在国外读书的人最强的一个能力就是,你把我丢在任何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朋友、亲人我都能很好的生活下来。饿了自己会做饭,衣服脏了自己会去洗,没钱了不得不去打工,面对孤独也能变为享受

刚到澳洲留学的时候是觉得新鲜感,什么都跟国内不一样,什么东西都要跟国内比一比。不管从生活还是学习,整个人就像重生了一样。太多年前的事情和当时兴奋的感觉现在都已经模糊不清了,待上几年后开始觉得对澳洲感到厌倦。学习模式单一,娱乐方式单一,社交圈子单一。所以会有很多留学生喊着“澳洲很无聊”,无聊是事实,也许对于20左右的青春少年们,澳洲并不太适宜生活。没有什么,只有无限的relax。

但是放眼长远,如果想以后在澳洲养老定居,那又是另一种心态。澳洲的优点非常多,空气好,环境美,食品健康,生活学习压力也小。我在澳洲6年没有发过一次烧,就算淋雨,就算穿少了顶多也就感冒。长期在澳洲生活,你会发现不光是你的思想融入进澳洲,你的身体也开始变得白人化。身边的朋友全部典型地变成了Australian teenagers,无论春夏秋冬都可以短裤+拖鞋,在家都赤脚,喝冰水,吃生菜,水果不洗直接啃。整个人变得很狂野。

在学习上,摒弃了国内应试教育模式(但应该是我选的专业不需要考试而已,理工科等专业还是需要刷题),思考问题和学习内容的方式非常不同了。拿到问题就开始找reference,然后做演讲越来越得心应手。中国学生大部分有一个通病,就是轮到要发言的时候就会紧张,就算稿子写得多精彩,一张口就结结巴巴,除非脸埋在纸上读。在澳洲几年的学习,让我学会勇于表达自己的观点,敢于质疑和挑战权威(对有些职业不见得是好事),而不是像中国传统教育一味只听老师所讲的,只要记下就是对的。

以上是悉尼城市风光和中心商业区,好奇那边是什么样的朋友可以戳上面视频看。还涉及到一些澳洲留学的常见Q&A。

高考考的有点水,香港那几个大学去了也没有中意的专业,就来澳洲了。(ps,家里当年想让我去香港,现在想想自己还是很有远见的)。

高考成绩在国内可以考上一个top20的大学+也就6.5总分>澳洲所有大学的工程专业向你敞开大门。商科和科学专业入学要求和工程专业基本一样,如果你想学医学,法律,那我只能说,入门你已经高了一个水平。

跑到School的办公室问信息中心在哪,大中午十二点,放那里都没人吧,一个和蔼可亲的萌大叔把我领过去了,其实也就十几米,可是特别绕。

一个印度大妈微笑着告诉我,这都不是事(No worries),你回家自己看课堂录像就好,大课(lecture)不点名的。

又几天之后,我在上课的看见了一个教授,平时都是讲师上,讲师把各种头衔念完了,这个教授出来,结果第一眼我就认出他来了,没错就是那个中午给我带路的萌大叔。好像,他不记得我了。

数学物理什么的除了AP,我也是和王后雄薛金星葛军等老牌流氓搏斗过的,虽然死的很惨,但是来澳洲之后被A-level,foundation,和澳洲高中的孩子们誉为学霸,我心中只有呵呵(人人好友推荐都是清华北大港大浙大,我自己是个什么鸟我自己还不知道吗?)

美国没有长期上,唯一感觉就是当年去蹭课感觉都挺有意思,因为短期交流,而且是高中生,所以没什么压力。在波士顿的最好的两个大学都蹭过课,感觉好玩的东西不多,但是起码不会上课被讲睡着,而且互动很好。

中国的某国防性质大学(保密要求比较高,我到现在都没说出去我见过在这个大学的实验室已经做到声波悬浮技术可以在06年让铱和水银悬浮在空中,我去年屁颠屁颠上大学去的时候已经能够让蝌蚪养成青蛙不用着地了,还有什么老鼠像鱼一样在水里潜水之类的,好吧,其实,这些都是公开了的实验,不公开的机密我也不知道啊。)

可是,我以为我的周围应该被金发碧眼的美女帅哥环绕,但是,我错了。金发碧眼里帅哥美女少的可怜,而且大学基本已经被中国人占领。我们大学学生会主席中国人,你们感受下天朝的力量。

当时刚下飞机第二天,我就参观了南半球最大的菜市场,心里唯一的感觉就是还不如天朝小县城的商贸集市东西多,但是,这个句子出现了但是。

我住当地人家里,老太太买回来卷心菜,扒掉最外面一层就直接夹三明治里面,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牛肉鸡肉乳制品也是放心又便宜。但是你要是想吃韭菜蒜薹什么的就只能去华人超市了。

平时公交15分钟一班,不报站,你想哪站下车自己按铃。我这种自以为方向感很好地孩子都坐过站过。而且周末半个小时一班,错过了就没有爱了。

虽说我成绩不咋地,但是我2月还没开学成绩就报废了,所以英语虽然蹩脚,在中国人里面还是不错的。就记得刚下飞机第一天下午坐公交,没零钱,鼓起勇气搭讪一个白人妹子,她问我出生在哪里,我说CHINA,她一脸不信,还说我英语口音像她最喜欢的Barry Ellen,于是我就开始和她聊超级英雄聊美剧聊美国,后来他问我要电话号,哥哥高冷地告诉她,我刚下飞机,这就去办手机卡,留下她再风中凌乱。

英语好就是下飞机第二天去看钱包丢了一脸悲催,坐公交的时候司机师傅告诉我welcome to this free country,for now and always,心中莫名感动,然后给他鞠躬道谢,结果过了一个月钱包找回来了。

英语不好的也不要担心,这里人的很随和,慢慢讲英语基本都能听懂,a i的发音我有的时候也不习惯,多听就好。有回我晾衣服,房东老太太问我要不要香料(spice),我反应了半天,她过来收干衣服,我才反应过来,她问的是(space),醉。

反正什么样的都有,不过我作为一个吃货加反健身爱好者,就加了一些用嘴就能解决的社团,比如各种吃吃吃的社团,还有一些练英语的,还有就是中国学生的学生会。

只要在大学校园里,根本不用担心,一般都是和谐相处,也有少量奇葩像谢耳朵一样欺负白人老师。什么?有白人歧视华人?反正我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他要是学生的话你可以使用从幼儿园就开始学习的必杀技–告老师。他要是老师,我们需要与时俱进,修改策略–告别的老师。大学外面,只要别太张扬,别大晚上瞎逛,也没人找事。要是白天遇到了种族歧视的,别的白人会立马跳出来收拾他,详情请搜索adelaide rundle mall hungry jack‘s,就是这样。总之来这么久没有遇到种族歧视

我这种交际能力一般般的通过上课,社团,脸书以及企鹅已经加了一堆好友,整天见面的也就七八个华人两三个土澳小伙伴。

特别很多同学控,军事控,不要给不喜欢的人讨论太多,不是他们避讳,只是你觉得一个人天天给你讲TF BOYS,EXO,和各种呕吧,你觉得好玩吗?真心喜欢的学校有很多社团可以加入,不过这就涉及站队问题了,类似共和党和党,工党和自由党,和世界第一大党。

日本人,由于本人会一丢丢日语,所以感觉这些孩子还不错,我带他们去吃虾饺鱼丸叉烧包,他们带我去吃寿司三文鱼,感觉超级好,经常互相调侃也没什么不妥,当然关系好了之后话题的节操就要把握好了,不能太高冷,此处省去一万字和两卷卫生纸。

——–我是一只迟到的分割线—————————————————————————————————————————————**,你**迟到了多久——————————————————————————————————————————————————————————一个月吧——————————————————————————————————————————————————————————————————————————

自驾游在澳洲是美美哒,可是提醒大家不要疲劳驾驶,我就是一个惨痛的教训。拿着天朝驾照,罚款翻倍。室友迟迟借钱不还,于是在请求老妈支援之后,我愉bei快shang地开始,给老妈还钱。这也算母亲节礼物了吧。

本段为可忽略之废话,看官们可直接跳转下一段。“一切以赚钱为目的,一切不只以赚钱为目的。”(Wang 2015,p. 1) 所以,找工作是个问题。突然想起来orientation的时候用40还是60大洋办了学校学生会两年的会员,这个时候,会员就起作用了。(ps,想必很多孩子的会员卡只是去吃BBQ的时候免费了吧,别看别人 就是说你,小猿!) 有人说我是打广告,对,就是在打广告,哥哥竞选student counciler,学生会不赚钱倒闭了怎么办。什么?学生会还赚钱,对啊,外包给企业做,又不是不盈利组织,看这段第一句,面壁思过去。

好了,一般澳洲大学的学生会或者校园职业部门,都是会有相关引导的。像我这种小白,起码写个个人简历有个模板,而且学校还会提供一些有偿兼职的信息。当然,不出意外的,这些工作,基本是不可能给我这种小白机会的,原因很简单,我是外国人,英语说再好,很多hr只看名字和生日。也就是说年龄和国籍。

(1) 代购,不免要发朋友圈,做水客,而且这年头商品报价网上都能查着,客户只要看得懂阿拉伯数字,就知道自己的利润,而且客户一开始都是亲戚朋友。更重要的是,刚来澳洲的时候,一个奇葩加我要我带奶粉,寒暄语是老爹带我下工地的时候,他煮的玉米排骨汤给我盛了一碗。好吧,我记得,看在那只可怜而又可口的二师兄的面子上,我把他的要求给了我一个做代购的同学,其实原因是我真不知道去哪买,然后为了负责到底,我还跟着亲自去了。然后,噩梦开始,一会嫌牌子和以前给孩子喝的不一样,一会又嫌生产日期有点晚,一会又说有点苦,最后竟然告诉我帮他买的是豆奶,买错了。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也知道每个父母都很关心自己孩子健康,可是淘宝上的价格基本都比代购报价贵一点点或者持平甚至便宜啊,买奶粉也是限购的啊,一次买6罐店员会告诉你,“I very much regret to imform you of that accroding blablabla restricrion,the maximum amount of one single purchase is 3 per person.说澳洲奶粉不限购的,来我们谈谈人生。幸亏当时是俩人一起去的,我看着那个代购的哥们,坚持不懈的喊,I want six,本想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一会,结果耳边人群里一句smuggler 敲碎了我的自尊心,上去表明来意后,才搞到6罐奶粉。

所以,代购这种事情,不是特别急着用钱,最好不要做,还大家一个安静的朋友圈,给世界一个有节操的中国人形象。

(2)家教,在无数简历发给学校提供的雇主石沉大海后,上了seek,还算命好,终于有人联系我试工了。只要不是黑工,合法报税,最低小时工资16澳元,老板保证给20,这意味着,起码我饿不死了。正式工作马上开始,脱贫指日可待啊。

(3)唐人街服务员或者后厨帮工,虽然这对吃货来说是一个天堂。但是,工资低,偷税漏税现象严重,如果不是十分缺钱或者对美食有着厚爱,你不应该做什么,不用我说了吧。

反正对于学生兼职来说,我还算是有一点点经验,总结起来一句话,正确对待自己的能力。充分利用自己的能力就好,什么是能力呢?

所以,找兼职工作的经历告诉我,只要肯努力,长一张亚洲脸没什么,好好练英语,提升个人能力就好。

当然,各位国内的学霸,我在中国上不了top10,所以,我数理化,也就在这边吓唬一下歪果仁,你们表喷啊。

有个妹子在人人上看见这个答案的分享,要我微信号,我郑重表示!本人与高富帅属两个物种。证明如下。

高,185,走人群里要是黄头发都看不见:富,我要是真有钱早去英国了好不好;帅,555,长得丑但是我努力。

首先简单说下背景,笔者2017年本科毕业后,赴澳洲读J.D.学位,2019年年底毕业,今年年中在昆州认证律师,现执业于黄金海岸。所以我的留学体验都是基于我在澳洲读法学院的经历。

在经历了国内毕业论文以及司法考试的洗礼后,刚刚来到澳洲读书的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时间用不完——每周只有四门课,每门课两小时的lecture和一节一小时的tutorial,加上课前阅读以及tutorial的准备大概每门课再多两到三小时,一周不到30小时的学习时间,简直不要太轻松,准备过司考的小伙伴一定能懂我。而且就这种强度,老师还在反复和我们强调,不要花太多时间放在准备tutorial上面,因为将来做律师是按时间收费的,时间就是成本,只值一个小时的工作,如果我们花三个小时,就亏了,有时间多去海滩晒晒太阳,和朋友喝喝酒什么的,享受生活。总体来讲,那简直就是澳大利亚的天是晴朗的天,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好喜欢。然而,按照惯例,这种开篇接下去一定就是大型打脸现场。

在我花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终于适应了这种一条公路十三年修不完的澳大利亚速度以后,有一个东西叫期中作业,悄无声息的它就来了。而且澳大利亚的教育是侧重于技能而非知识,翻译一下就是只要懂了四则运算那就必然能做微积分,于是老师就出了这样的题。记得第一学公法基础的期中作业是两千字论文,讨论澳洲的豁免权,需要比较英国,加拿大和美国,字数还最多不能超过字数限制的百分之十;法学基础A的作业是写一个大概三百页的High Court判决书的案件摘要,要从七个官总共五大段各不相同的判决里,用最多四页A4纸总结出案件的IRAC以及ratio(即案件最终的判决依据,或是案件确立的对后来案件有约束力的原则)。大概就是刚学会走路就要跑马拉松比赛还要拿名次,刚学会说话就要唱rap还要能出热门单曲,总之就是看到第一份作业以后,发现学习难度一秒钟从无双变成魂游(虽然从那以后不管是无双还是魂游我都再也没时间玩就对了,心疼我的ps4一秒,好了,心疼完了)。

在大概三周不眠不休,终于交了第一份作业以后,开心不过三秒,就发现原来下一周就是第二个deadline。那时我终于了解了那个留学生圈广泛流传的段子——留学生活就是一把冲锋枪,diu~diu~diu~diu~diu~(无尽的due,以及我讲这个段子给我香港朋友时候她的评价:diu~diu~diu~diu~diu~用粤语说起来更贴切,懂粤语的自行理会)。三秒钟开心完了以后,接下来就是继续的不眠不休赶作业,以及,还记得刚刚讲过的,每周四节lecture和四节tutorial么,记得刚刚的课前阅读和tutorial需要准备么?在吃了不知道多少护肝片,终于赶完所有作业以后,大概是学期第十周,一学期十二周,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呢?按照国内读大学一天一门课,一周一学期的复习方式绰绰有余呢,重点背起来!重点…点……怎么会有重点这种东西呢!从入学到毕业,前前后后十几个老师的口径出奇的相似,整门课都是重点!这么想想,澳洲的法学院,真的就像热情好客的亚楠人民一样和蔼可亲,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当然,人的适应能力是无限的,曾经被亚楠人民花式割草的外乡人最终也能单挑科斯孤儿,所谓成长就是适应任何艰难考验,最终把乍看之下的不可能变成可能。吐槽就到这里,假装一本正经的讲解一下在澳洲留学的生活:

留学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课程的学习。如上文所说,相比于国内的法学教育更侧重于对知识的掌握和理解,澳洲的法学教育更侧重于能力的积累。从普通法系法学教育最基础的IRAC结构,到成文法和案例法的阅读理解以及适用方法,再到每一门具体的部门法特有的适用方式,再到每门部门法的一般原则,一般原则的例外情况,例外情况的例外情况,例外情况的例外情况的例外情况等等(没有在故意套娃)。这一根本区别在学习的体感上会异常明显:在中国法学院学习一门课程的感受是知识的线性叠加,随着课程进度的进展,很直观的会感受到了解到的知识点越来越多,但是对于每个知识点的消化程度会因人而异,加之对一个知识点的记忆在没有重复刺激的情况下会逐渐减退,感觉起来往往是一开始学得很容易,越往后越困难,因为好多东西虽然有印象讲过,但是真的记不起细节了;在澳洲的学习则是反过来,教学内容更多的侧重于技能方面,而具体案例,法条等等知识性的东西,仅仅作为传授技能的载体和例证,学习一门课程的感觉会是一开始一头雾水,但是每一周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一开始完全没有头绪的案子,从看不懂,到逐渐开始能看懂内容,到能看懂结构,再到可以用很短的时间找到自己想要的法律原则,到能够通过一个案子作为线索,找到线索案例引用过的判决和引用线索案例的判决,最终摸清这一条法律原则的发展变化走向,再到最后无论是否了解这一法律领域都能熟练找到相关法典和权威判例,能够驾驭各类案件;在澳洲法学院毕业时,或许毕业生甚至不能完整的背出一条法律(老师也不建议背诵法条,因为法律会变化,背诵法条会导致应用时候不去查最新资料),但是一定能够根据案件需要,找到所需要的任何法条和案例。

另一大区别体现在考试上面。澳洲法学院的考试一律为开卷考试,而绝大部分情况下的体型,都只有案例题,看老师的善良程度,可能是一个案例配十几道具体问题,也可能只是一个案例要求就某一法律领域提供相关法律意见。而对于案例分析题,只要适用的原则没有错误即可,结论支持哪一方并不会影响成绩,即法律问题没有标准答案。这一操作亦是澳大利亚法院在审理上诉案件的原则之一,即只要初审法院法律原则适用无误,单纯的结论不同并不构成错判。

澳洲的学生活动大体上分为两种,一种为学术类,另一种则是生活类。作为法学生,最为关注的便是模拟法庭(mooting)。模拟法庭内容上,于国内大同小异,但比较特殊的点在于,澳洲的模拟法庭还原度更高,且流程更加完整,例如在一次开庭后会规定下一次开庭的庭期,且严格执行;期间如果一方需要变更庭期,需要向对方申请,并申明理由(例如有其他考试。。。),如果对方同意,则还需要双方合意向“法庭”提出申请,等“法庭”重新排期等等。以及另一方面,以我就读的邦德大学为例,模拟法庭的法官,均由退休法官或是在职法官担任,其中包括前最高法院官Justice Kirby也曾担任过我校模拟法庭决赛法官。澳洲的模拟法庭也很少是单纯学生间的活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有大型律所作为赞助商投资,并且到场观摩,在比赛当中表现优异的学生,就很有可能会得到大所的实习offer,这将会是日后走入红圈所最有力的敲门砖。

其他学生间活动则与中国的学生会类似,日常就是打打球,吃吃喝喝等等。当然,如果在国内只是爱好者的水平,在澳洲不要轻易与外国同学从事对抗性运动,会很明显地认识到一个东西叫做“人种”差距,随便一个野球场子也能空中接力灌篮什么的,这是题外话,但是可以体现出来一个态度就是老外对于他们要做的事情很认真,也很纯粹,可以不参与,但很少有人浑水摸鱼。

除了父母有陪读的小伙伴,大部分的留学生都要自己独立经营生活,包括租房,买菜,做饭到安排水电,买车,办各种手续,买车等等。如果在国内高中或者大学有住校经验的小伙伴们或许会更容易适应一点点,但也就只是一点点,因为在大学有寝室可以住,有校医可以很容易的看病,以及有数不清的小饭店和外卖,但是到了国外,基本上就要告别这一切了。除非家里有矿,点外卖也基本上是留学生消费不起的奢侈享受。租个房子住,电和网络也要自己找运营商接,如果住House(独栋别墅),还要找园丁修建植物等等,总之就是所有事情都要亲历亲为。这里分享一些个人生活经验:如果生活在布里斯班这样的大城市,可以去coles或者woolworth这样的大型超市的进口食品区购买酱油料酒等等中国人的必备调料,包括方便面,都会比亚超便宜很多。超市的肉类和水果也会比私人肉店和水果店更便宜,但是如果想要买到切成小块的整鸡或者排骨就需要选择华人肉店;如果没有车不方便上街的话,也可以选择亚马逊或是超市的线上商城购买免费送货到家,可以一次买一个星期的食材。租房方面,不建议在微信互助群,或者FB二手街等软件上找房子,很多房东都很坑,不签合同,乱扣押金,一房多租这种算是很友好的,碰上在房子里搞,甚至要求以性抵租(男孩子在外面就要保护好自己!)的才可怕。比较推荐的办法是去realeaste上面通过正规中介找房,也会有和寝室很像的学生公寓会发布房源在上面,价格也不会比个人房东贵,而且手续正规,发生纠纷也方便通过RTA解决。

以及租房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入住前拍照!拍照!拍照!重要的事情说多少遍都不够!在澳洲按照正规手续租房,在入住前,房东都会给一份表格叫做entrycondition report,会详细记录每个房间都有哪些东西,以及每件物品的情况。千万不要嫌麻烦就随便签字!一定要仔仔细细地检查每一件物品上面是否有划痕,污渍或者裂缝,如果有就写在上面,并拍照记录,不然日后房东就会说这种小损伤是你造成的,并且要求赔钱,如果在表格上有写明并且拍照记录,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怼回去。我才不会说一开始和朋友一起租房子因为没当回事,最后三个人被鸡掰房东坑掉将近六千块的故事呢。

这种陌生不是说像在国内去到别的省那样人生地不熟的陌生,而是更严重,所有常识全都无效化的陌生。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澳大利亚是一个在人与自然斗争当中输掉的国家,来到澳洲,出门转转的第一感觉就是所有动物都不怕人,所有的鸟都超凶,我邻居家耳朵被咬掉的猫子可以作证,总之无论多么可爱的小动物,都有可能是人类的掠食者,当年大量捕杀袋鼠以前,悉尼的袋鼠已经学会无故当街殴打路人了。

生活节奏悠闲是澳大利亚另外一大特点,这种悠闲体现在晚上没有车坐,下班以后以及放假没有地方办公,如果到了法定假日,所有地方都不开门也是常态。当然,办公的时间就是平时上课的时间,只能自己协调。总之就是遇上复活节,圣诞节什么的,提前留够一周的粮食就对了,不然就只能像我一样在复活节周末,四处蹭饭度日。

至于娱乐方面,澳洲算是比较单调的,出国前我以为老外都是派对动物,来了发现他们也是生活所迫,除了派对就没有什么其他休闲娱乐了。因为我自己算是个懒癌晚期快死掉的那种,休息时间都拿来睡觉,只能分享些朋友的经验。喜欢旅游的朋友可以景点走走,黄金海岸和布里斯班一带的海滩的质量和数量都很高,而且各具特色。无论想裸晒,想散步看日出日落,想游泳冲浪甚至想赶海抓螃蟹都有合适的地方。除了海滩,黄金海岸附近还有大把的主题公园,野生动物园等等可以在周末的时候走走转转。如果喜欢美食,如果喜欢意式餐厅可以去Broadbeach,喜欢港式茶点可以在Surfers Paradise转转,川菜火锅烤串这种不吃不是中国人的也可以在Southport找得到,如果想要拍些好看的网美照,Eagle Street那边有大把的网红店可以打卡,更细节的推荐在某红书上一搜一大把。

这里单独讲一下最近比较火热的种族歧视和排华的问题。个人感觉是,宏观上从未存在,微观上很难杜绝。首先是个人感受,澳洲人整体要友好很多很多,说是话痨也不过分,吃饭时候随便和老板多聊两句送饮料送冰激淋也是经常的事,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当然这种友好一定是建立在双方都友好的基础之上,如果一直拗着冷艳高贵的人设,那么别人只能当你是空气。至于肤色的问题,个人感受是澳洲的种族歧视实质上弱于国内的地域歧视,因为虽然爱撩闲,但澳洲人真的只关心自己,懒得去看其他人怎样,前提是没有被冒犯到,所以只要有好好的融入社会,学习这边的规则,就不会有人主动找麻烦。当然,如果在街上被那种脑子坏掉的青少年骂,想想两件事就好,你像他那么大的时候是不是比他凶多了,以及他是不是只是单纯的小时候父母打少了,引用我local朋友的一句话:kidsare jerks。当然如果成年人也这样,也就只能一句话解释:谁都烦,谁都烦,至于谁是,见仁见智。当然,如果很确定自己没有做错事,但是被欺负了,报警就好,或者如果发生在职场上,也可以选择诉诸于Fair Work Commission,在澳洲种族歧视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是有色人种,反而会让我们的一些事情变得好做。

最后说到语言的问题。我知道我国义务教育体制下,从幼儿园开始就在教英语,我也知道能来澳洲留学的小伙伴们至少也是7分的,在国内是国际学校背景的也有很多,然而,我负责任的讲,真的不够用!这里所说的不够用,不是指不够上课听讲,讨论,或者做出国必备presentation,而反而是不够满足日常交流,闲侃淡哔的需求。最大的问题在于,在国内学英语的人太追求语句的完整性,反而让沟通产生了障碍——因为及时我们在日常讲中文的时候,也不会很经常的用主谓宾定状补齐全的结构完整的语句,而是更多的使用一些口语化的半句或是单纯的词组,在不太正式的场合,即使是母语,也会让人抓不到重点。想当初刚来的时候,着一口标准的美音,讲着口语考试一样的句子,说得local朋友拍手叫好,后来混熟了以后那哥们告诉我,最开始听我说话像智障一样,完全不懂我要讲什么。

对于英语这一点,我个人的看法是,英语应该是一门语言,而不是一个学科。因此最好的学习方法就是通过多应用,被动学习,而不是像培训机构所提倡的背单词背例句。能够申请到澳洲正规大学的同学词汇量一定好过一般的两三岁澳洲小孩子,但是能像澳洲两三岁小孩子一样说明白话的却很少,主要问题就是自己把英语复杂化了。与其去想提高词汇量,从而更好地表达出自己的中文意思,就不如放弃自己的中文高级表述,单纯地用自己会的词汇去表达出自己最直白的想法。以及,走出门。语言不是呆在家里背书学会的,人在澳洲,出门转转,买瓶可乐跟店员扯几句就是在学英语,忘掉自己会中文才是最好的学习语言的办法。

在澳洲留学的体验大致如上,总体而言,至少真的能够做到学以致用,从找工作的角度也好,从工作当中能够用得上也好,都还算实用。至于更多更细节的体验,我会说最明显的是在澳洲读书和生活的那种感觉——像校园题材电影的开篇那样,一个人抱着电脑去教室上课,熙熙攘攘的人群,无人与我同路,遇上之前课程的教授,停下寒暄几句,或是互相点头微笑致意就好。很纯粹的上课、下课,没事时候躺在湖边草地上晒晒太阳,把书盖在脸上,一切回归最简单的步调。澳洲的生活很慢,慢到一次只能想一件事,甚至可以是想晒晒太阳。